当前位置:主页 > 心情短句 > 难忘的寒假

难忘的寒假

类别:心情短句 | 发布时间:2020-02-02 | 人气值:599
  一、挣学费

  小学三年级的暑假,正想着暑假好好玩个痛快,父亲突然对我说:“秀娃,下学期开学你不要念书了吧,咱家四个孩子上学,学费和书本费太多了,爹爹已经承担不起了。”我撅起嘴巴,不高兴了。父亲继续说:“你已经学会了读书写字,还会查字典,也算扫盲班结束了,以后想学习,在家自己学,不会的字查字典。”

  听了这话,我的眼泪顿时涌出了眼眶,二话没说从家里跑了出来。跑出胡同口正好碰上我们班的李海,他正在和哥哥一起推着自行车,车上驮着一捆青草。我问:“你拔这么多草干啥?”他说:“卖钱啊!桥东的马车社收购,一分钱一斤,我这些草能卖5角钱呢!”一瞬间,我灵感来了:明天我也去拔草卖钱,这样学费和书本费不就有指望了吗?

  第二天,我和李海兄弟去郊区拔草。李海说:“我们拔草是有根的,马车社不要带根的,需要用旧菜刀剁掉草根。”于是我那天拔了很大一捆草,剁掉根一称,只有80斤,卖了8角钱。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。

  晚上,我把在手心儿里攥了很久的8角钱递给父亲,并对他说了拔草卖钱的经过。父亲很高兴,他说:“咱家有两把旧镰刀,我把它们磨一磨,明天我教会你使用镰刀割草,这样就不用费劲剁草根了。”

  说干就干,父亲当晚就磨好镰刀,第二天是个星期天,一大早父亲就用自行车带着我来到郊外的草地里,父亲交给我用左手抓住草,用右手握住镰刀,用力一割,草就断了。我学着父亲的样子尝试几次,就学会了割草。

  父亲的腰弯得很低,他几乎是贴着地皮把草割下来,无论是菅草,还收狗尾巴草,在父亲的手里都很温顺地排在一起,父亲把青草整理好,用麻绳捆绑在一起。看上去不大的一捆儿,掂一下份量很重。父亲说:“要把草扎紧一点儿,这样不容易散,也有份量。”

  父亲看看我捆的草,很虚的一堆,用手一提就散了。他笑了,说:“不行啊,干活也需要学习。”于是手把手地教给我如何把青草整理成捆儿,如何用麻绳把它们扎紧。父亲说:“在农村,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应该学会基本的劳动技能,你们在城里住久了,都成了小姐少爷了。以后,每天来郊区割草吧,能卖钱,能锻炼。”

  于是那个暑假,我就每天割草卖钱,晚上抽空写作业。到开学的那一天,我和爸爸一共挣了38.29元。父亲说:“真不少啊!相当于一个二级工了!”从那以后,我每个暑假都会找活儿干,挣钱交学费。多年以后父亲还说: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秀娃从小是吃苦长大的。”我则感激那些难忘的暑假,它使我懂得了人应该自强自立。

  二、红色的暑假

  刘成哲是我的外甥,他的老家是山东兖州的,前几年他在呼和浩特警察学院读书,临近毕业前夕,他通过公务员考试成为一名准警察。离报到上岗时间还差半个月,老妈说:“儿子,你用实际行动说明三年大学没有混饭吃,为了奖励你,最后一个暑假去哪里旅游任你选,老妈绝对资金支持。”可是刘成哲却出人意料地说:“作为一个未来的警察,我哪里也不想玩,我只想做一件事,就是去云南采访我的抗日英雄爷爷,过一个红色的暑假。我觉得这样比去哪里玩都有意义。”

  于是,第二天刘成哲就搭乘民航的飞机去了云南。刘成哲的爷爷出生于山东济宁的兖州县,现定居在云南文山州,爷爷从小生活在一个农民家里,他上过私塾,跟随着祖祖学过做皮货生意,21岁那年由于日寇的侵略日渐猖獗,祖祖含泪把爷爷送上了八路军抗日的队伍,希望他能保家卫国,爷爷跟着共产党的队伍一路西行,从山东打到了云南。解放后留在了云南工作,一直到离休为止。现在已经93岁了,身体还很健康。

  刘成哲到云南以后,一进爷爷家门就迫不及待地求爷爷讲一讲抗日的故事,这正中爷爷的下怀,爷爷高兴地拿出自己的军功章,一个一个地介绍自己参加过的战役和军功章的来历。刘成哲用手机拍下了爷爷的军功章,用手机录下了爷爷讲的故事,爷爷当时的部队是属于鲁南军区三团,他参加过大小战斗三十余次,他参军当年就经历了侵华日军对鲁南地区进行的“大扫荡”。当时的战争之惨烈,在那次战斗中,和爷爷一起参军的三百多同乡,几乎全部牺牲了!所以战争给爷爷带来的痛是永久的,这种痛使爷爷变得无比的坚强!

  刘成哲听着这些故事,深深感觉到红色的政权得来不易,作为红色的接班人,作为一名警察应该为保卫红色的政权和法律的尊严贡献自己的青春。于是他默默地把爷爷的故事整理起来,准备以后作为教育和培训资料使用。

  爷爷年纪大了,说话多了有些累,刘成哲就用爷爷休息的时间整理笔记和录音。还帮助爷爷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劳动。爷爷看着自己的孙子是个又有正义感、责任心,又有生活能力的年轻人,他从心底里喜欢。他说:“作为一个人民警察,不仅要有一颗红心,还要懂得现代法律,要军事技术过得硬。”刘成哲说:“爷爷,你看我喜欢看警匪片,喜欢打游戏,这都不是单纯为了玩,我是在训练自己的敏捷度和应变能力,这样以来,当突发事件出现时,我就会以最快的时间应付挑战!”爷孙两个还在一起研究了一些战略战术问题。

  通过一个假期对爷爷的采访,刘成哲学到了许多作为人民战士的基本知识,为他做一名优秀的警察奠定了基础。两周的暑假很快就过去了,刘成哲带着对国家对人民的爱,带着对罪犯的恨走上了工作岗位。爷爷的故事一直在心头挂着,他利用业余时间提笔写下了一篇散文《我的爷爷是抗日英雄刘子成》,正赶上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,他就把文章投稿到《参花》文学期刊上,没想到很快收到了编辑部的通知,文章发表了。

  刘成哲在日记中写道:大学毕业的最后一个暑假是我一辈子最有意义的暑假,因为那是一个红色的暑假。
上一篇:让一切随风
下一篇:游九台观心诚则灵
你可能感兴趣的